擦着腰,茉莉姿态高到彷若不可侵犯,和昨夜的她不太一样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3
  • 来源:2019夜线视频在观看

  擦着腰,茉莉姿态高到彷若不可侵犯,和昨夜的她不太一样。

  “哇咧!你你你你你——喵的咧!你这疯女人在说什么鬼话!居然叫我滚?”

  蜜儿望了横尸在地上的行李一眼,狐疑的眯起眼儿,半晌,她惊愕的睁大眼儿。

  “可恶!那不是我的行李箱吗?你居然——”

  “李蜜儿,我真的非常讨厌重复自己的话,但,我却很乐意为你多说几遍——滚、滚、滚、滚!”茉莉像疯婆子似的对她大吼大叫,“听到没?拿着你的行李,给我滚出去!否则我要你后悔留下。”

  昨晚碍于慕容间在一旁看着,她才忍着没对蜜儿开炮。

  而想不到蜜儿一消失,慕容间就对她下了逐客令。

  回家后,她想了很久,担心慕容间会改变主意,便一大清早就把行李搬来了,来时,慕容间早就出门了。

  茉莉急忙抱着自己的行李狂奔上楼,却看到蜜儿赤裸裸地躺在慕容间的床上呼呼大睡,气得茉莉当场脱下假面具发飙。

  她要蜜儿好看,反正慕容间不在家,看不到这一切。

  “你这个厚颜无耻的女人,不要太过分了!”蜜儿气呼呼的走到门边,把行李箱拾起。

  茉莉扬着嘴唇,冷笑,“呵,真正厚颜无耻的人,居然还敢指着别人的鼻子,骂别人厚颜无耻?”

  “我哪里厚颜无耻?”蜜儿简直气疯。明明是她乞丐赶庙公,却还反咬她一口?这世界还有天理吗?

  茉莉摊着双手,“你赖着不走,不是厚颜无耻,不然是什么?”

  蜜儿气得直跳脚,“别忘了我是慕容间的未婚妻——”

  “屁啦!”茉莉对她呸了一声,接着掩嘴狂笑,“昨天他向我倾诉心事,他说,他从没爱过你,你当真以为自己是宝吗?我呸!”

  “你你你你你……你胡说……你说谎!”蜜儿才不会信她的鬼话,直觉茉莉在胡说八道、在挑拨他们之间的感情。“他话不多,而且他没向人倾诉心事的习惯,虽然他从不开口说爱我,但我就是知道——他爱我!是的,他爱我!”

  “你确定?”茉莉讥讽的反问。

  蜜儿茫然了,愣愣看着她。

  茉莉冷笑,“呵,你这蠢蛋,他只是把你当妓女看待——”

  “闭嘴!”蜜儿紧握拳头,受辱的尖叫:“你才是妓女——”

  啪!茉莉一记火辣的巴掌,狠狠掴在蜜儿的脸颊上!

  “你——”蜜儿捣着被打红的脸颊,错愕的看着她。

  “不许你羞辱我!”茉莉野蛮的只准自己羞辱别人,却不准他人轻视自己的工作。

  蜜儿的脸颊刺烫不已,“你不要太过分了!快跟我道歉!然后离开这里!”

  “道歉?”茉莉发出既尖锐又刺耳的笑声,“说什么笑话,我高兴打你就打你,你要讨打就尽管来,去告状也无所谓!因为,慕容间根本就不在乎你!但我不一样,我是慕容间的新欢,旧爱永远都比不上新欢——”

  “你作梦!他对你只是逢场作戏!”

猜你喜欢

该死的——究竟是谁准许她溜出来淋雨的?

该死的——究竟是谁准许她溜出来淋雨的?她若受了风寒,怎么办才好?就算有意考验他的定力,也不必做出这种傻事!“我只想知道爷为何如此怨恨我?”怜心感到一股蚀心的痛苦。“怎么?你以为

2020-03-03

哲别云残面色冷峻地嗤之以鼻,他仅明白眼前的她是个小荡妇、小浪女!

哲别云残面色冷峻地嗤之以鼻,他仅明白眼前的她是个小荡妇、小浪女!他不会再受骗了!对这种女人仁慈等于是对自己残忍!“别当我是三岁孩童。你这个只会惺惺作态,伪装出一脸清纯可人的小淫

2020-03-03

生死关头上,她应该想办法逃出这个地牢

生死关头上,她应该想办法逃出这个地牢,担忧自己的未来生死才对,还去想对萨斯的情意干什么?然而,不管她做了多大的努力,对他的爱却丝毫未减,对他的思念也愈加强烈。萨斯的英姿仍然不时

2020-03-03

炽热的视线重新落到苏倩的身上,那眸光霸道得宛如一波波电流,深深地望进她瞳孔里。

炽热的视线重新落到苏倩的身上,那眸光霸道得宛如一波波电流,深深地望进她瞳孔里。即使微弱的光线辉映出的是她那张沾染污垢的小花脸,但仍然掩盖不住她的天生丽质,她的美让潺潺不息的尼罗

2020-03-03

该死!该死、该死、该死……仰首,他发出沉痛的抗议声…

该死!该死、该死、该死……仰首,他发出沉痛的抗议声……两个月后“奇怪,这味道虽然已经变淡了,但,为什么还这么刺激?好像可以让我想起什么,却又老是想不起……”蜜儿自言自语着,闭着

2020-03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