该死!该死、该死、该死……仰首,他发出沉痛的抗议声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2
  • 来源:2019夜线视频在观看

  该死!该死、该死、该死……仰首,他发出沉痛的抗议声……两个月后“奇怪,这味道虽然已经变淡了,但,为什么还这么刺激?好像可以让我想起什么,却又老是想不起……”蜜儿自言自语着,闭着眼儿,双手紧握着袜子,不停凑到鼻间嗅。两个月前,当蜜儿偷偷拾起这双臭袜子后,便不知不觉的养成了这个坏习惯,三不五时就拿起袜子,嗅着残留在上面的味道。

  有次无意被妈妈发现了她的行为,不但被臭骂了一顿,还差点就失去这双袜子,自此后,蜜儿总是偷偷摸摸的拿起来闻。

  每忆起臭袜子的主人,蜜儿的心儿就会控制不住的怦怦直跳,令她更陷入云里雾里。

  “蜜儿,我回来了,饭菜煮好了吗?”客厅突然传来妈妈略显疲倦的温柔嗓音。

  “啊!”闻声,蜜儿吓了一跳,忙把袜子塞进口袋里,“要被妈妈发现我又在闻袜子的话,准要被骂了。”

  她连忙打开水龙头,用肥皂洗手,掌心随便往系在腰上的围巾抹了两下后,她随即拉开通往客厅的门帘。

  “快可以开饭了,妈妈,您再等我一下喔!”现在蜜儿每天都会到黄昏市场买菜,亲自料理晚餐。

  “好,你慢慢来,别急。”蔡咪咪疲惫的躺在沙发上休息。

  “我动作很快的。”

  蜜儿忙把洗好的空心菜丢进锅里,盖上锅盖,旋身,又忙着拿起扫把,把溢出垃圾桶的菜渣扫进垃圾桶里。

  两个月前,蜜儿转院到住家附近的小医院里,出院后,就一直待在家里静养身子,休养了一个多月,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,蜜儿才开始学习煮饭和打扫家里的环境。

  自从她们母女俩搬到这栋二十坪不到的小公寓里后,蔡咪咪白天便到超级市场上班,日子虽然过得很苦,但蔡咪咪却觉得日子过得很充实快乐。

  但,蜜儿却不一样。

  她总觉得日子中似乎缺少了一点什么,也许是她失去的记忆还是没有回复的缘故,才让她不时有这种寂寞的空虚感。

  而且她知道,搁浅在脑予里那段空白的记忆,一定和臭袜子的主人有绝对的关系,他旨定给过她不一样的人生际遇,只是她没办法恢复记忆。

  忙了好一会儿,蜜儿才把炒好的菜端上桌,然后摆上碗筷,匆忙走出小餐厅。“妈妈,吃饭了。”

  见衣着朴素却穿得很整齐的妈妈,已经疲惫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,蜜儿心疼极了。

  “喔,可以吃饭了吗?”蔡咪咪睁开眼,忙起身走到餐桌前坐下。

  见桌上只摆了一盘空心菜,和被剥成一块块的白带鱼,连一碗汤都没有,蔡咪咪不禁蹙起眉头。

  “蜜儿,你身体不好,要多料理一些营养高的食物。”

  蜜儿面露尴尬,抿唇笑了笑,“这个月的菜钱,其实已经花得差不多了,想省点开销,所以……”

  蔡咪咪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五百块的纸钞,“明天你买一只鸡回来炖,补补你的身子,瞧你两个月不到,就瘦了一圈,妈妈看了很不舍。”

猜你喜欢

该死的——究竟是谁准许她溜出来淋雨的?

该死的——究竟是谁准许她溜出来淋雨的?她若受了风寒,怎么办才好?就算有意考验他的定力,也不必做出这种傻事!“我只想知道爷为何如此怨恨我?”怜心感到一股蚀心的痛苦。“怎么?你以为

2020-03-03

哲别云残面色冷峻地嗤之以鼻,他仅明白眼前的她是个小荡妇、小浪女!

哲别云残面色冷峻地嗤之以鼻,他仅明白眼前的她是个小荡妇、小浪女!他不会再受骗了!对这种女人仁慈等于是对自己残忍!“别当我是三岁孩童。你这个只会惺惺作态,伪装出一脸清纯可人的小淫

2020-03-03

生死关头上,她应该想办法逃出这个地牢

生死关头上,她应该想办法逃出这个地牢,担忧自己的未来生死才对,还去想对萨斯的情意干什么?然而,不管她做了多大的努力,对他的爱却丝毫未减,对他的思念也愈加强烈。萨斯的英姿仍然不时

2020-03-03

炽热的视线重新落到苏倩的身上,那眸光霸道得宛如一波波电流,深深地望进她瞳孔里。

炽热的视线重新落到苏倩的身上,那眸光霸道得宛如一波波电流,深深地望进她瞳孔里。即使微弱的光线辉映出的是她那张沾染污垢的小花脸,但仍然掩盖不住她的天生丽质,她的美让潺潺不息的尼罗

2020-03-03

该死!该死、该死、该死……仰首,他发出沉痛的抗议声…

该死!该死、该死、该死……仰首,他发出沉痛的抗议声……两个月后“奇怪,这味道虽然已经变淡了,但,为什么还这么刺激?好像可以让我想起什么,却又老是想不起……”蜜儿自言自语着,闭着

2020-03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