炽热的视线重新落到苏倩的身上,那眸光霸道得宛如一波波电流,深深地望进她瞳孔里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5
  • 来源:2019夜线视频在观看

  炽热的视线重新落到苏倩的身上,那眸光霸道得宛如一波波电流,深深地望进她瞳孔里。

  即使微弱的光线辉映出的是她那张沾染污垢的小花脸,但仍然掩盖不住她的天生丽质,她的美让潺潺不息的尼罗河都为之失色,肆无忌惮地鼓动着他的心。

  “才不饿呢!我只想早点离开这鬼地方。”苏倩嘴硬道。

  “是吗?我劝妳诚实点,乖乖把食物吃了,放心,不会有毒的。”

  砰!

  一盘食物被人粗暴的丢进了地牢里,食物香味四溢,诱惑着苏倩伸手去拿。

  她向来自制力薄弱,禁不起一点小小诱惑,要知道她已经饿了一天二夜了,此刻,任何事都阻止不了她想饱餐一顿的冲动。

  “真的想出来?”

  苏倩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,抬起红润的小脸迎上他英俊的脸庞。

  喔……天啊!他怎么愈看愈俊美呢?

  苏倩实在无法控制自己剧烈的心跳,一颗心怦怦怦的,彷佛随时都会跳出胸口。

  苏倩难以理解自己的情潮,因为,过去从没有一个男人,可以带给她如此激动的情绪。

  “当然想了,不过我很怀疑你真的愿意放我出去吗?”苏倩迷惑地凝视着他。

  “我自有打算,只要妳乖乖服从我。”萨斯命人把地牢的门打开。

  当他一走进地牢,苏倩马上捧起食物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远离他,迅速紧挨到凯西的身后,将自己的小脑袋搁在凯西的肩头上,小手紧紧地抓着凯西的衣服,脸上带着惶恐不安的神色。

  “别怕,王上不会伤害妳。”凯西的头垂得低低的,偷偷轻拍着苏倩颤抖的肩膀?不会吗?那么他突然进来想干嘛?不是想对她用刑,逼问拷打之类的?

  而且,他才远远望着她,就令她难以自控了,若他再逼近一步,那她的心岂不是真的会跳出胸口了?

  苏倩满脸通红地盯着他英俊的脸庞,一颗心莫名疾跳着。幸亏光线太暗,否则就被他看见了。

  “妳会冷?”萨斯冷声道,气势凛人的逼近了她。

  苏倩的小脸红得像西红柿,摇头如波浪鼓。

  “为何一直发抖?”他意识到那细微的牙齿打颤声,来自她迷人的小嘴。

  苏倩做了一个深呼吸,欲平息内心的悸动,“不知道……”

  “离开她,然后走过来。”萨斯严峻的看着她。

  苏倩屏息望着他,当真听话地松开了紧紧揪着凯西衣服的小手,然后起身走向他。

  她不晓得自己怎么了,怎会不由自王地遵照他的指示行动?

  “把食物吃干净。”萨斯瞥了一眼她端在手中的食物。

  苏倩点头如捣蒜,狼吞虎咽的把盛在盘里的食物全部吃得清洁溜溜。

  “丢掉它。”萨斯的声音不再那么严峻。

  苏倩马上把盘子丢在地上。

  “现在回答我,是谁指派妳来的?”

  她莫名其妙被卷入时空隧道里,就算她说破嘴,也没人会相信她真正的身分,但她仍然不放弃尝试。

  “相信我,没人派我来,我被人掳走,然后丢下山崖,接着便莫名其妙被一道光圈卷了进来,事实上,我来自三千年后的世界。”

  萨斯完全听不懂她在讲些什么,“妳还在撒谎!”

  “我就知道。”苏倩泄气地看着他,她并不指望他相信。

  “知道什么?”他挑高了眉。

  “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的话。”

  “既然知道我不会相信,那妳还撒这种谎。”

  “我说的都是实话。”

  “那是谎言,其实,只要妳坦承一切,我保证妳会很安全。”

  “你意思是说,我现在不安全?你打算送我到刑场吗?”

猜你喜欢

该死的——究竟是谁准许她溜出来淋雨的?

该死的——究竟是谁准许她溜出来淋雨的?她若受了风寒,怎么办才好?就算有意考验他的定力,也不必做出这种傻事!“我只想知道爷为何如此怨恨我?”怜心感到一股蚀心的痛苦。“怎么?你以为

2020-03-03

哲别云残面色冷峻地嗤之以鼻,他仅明白眼前的她是个小荡妇、小浪女!

哲别云残面色冷峻地嗤之以鼻,他仅明白眼前的她是个小荡妇、小浪女!他不会再受骗了!对这种女人仁慈等于是对自己残忍!“别当我是三岁孩童。你这个只会惺惺作态,伪装出一脸清纯可人的小淫

2020-03-03

生死关头上,她应该想办法逃出这个地牢

生死关头上,她应该想办法逃出这个地牢,担忧自己的未来生死才对,还去想对萨斯的情意干什么?然而,不管她做了多大的努力,对他的爱却丝毫未减,对他的思念也愈加强烈。萨斯的英姿仍然不时

2020-03-03

炽热的视线重新落到苏倩的身上,那眸光霸道得宛如一波波电流,深深地望进她瞳孔里。

炽热的视线重新落到苏倩的身上,那眸光霸道得宛如一波波电流,深深地望进她瞳孔里。即使微弱的光线辉映出的是她那张沾染污垢的小花脸,但仍然掩盖不住她的天生丽质,她的美让潺潺不息的尼罗

2020-03-03

该死!该死、该死、该死……仰首,他发出沉痛的抗议声…

该死!该死、该死、该死……仰首,他发出沉痛的抗议声……两个月后“奇怪,这味道虽然已经变淡了,但,为什么还这么刺激?好像可以让我想起什么,却又老是想不起……”蜜儿自言自语着,闭着

2020-03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