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死关头上,她应该想办法逃出这个地牢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3
  • 来源:2019夜线视频在观看

  生死关头上,她应该想办法逃出这个地牢,担忧自己的未来生死才对,还去想对萨斯的情意干什么?

  然而,不管她做了多大的努力,对他的爱却丝毫未减,对他的思念也愈加强烈。萨斯的英姿仍然不时萦绕着她,两人相处时的回忆也一一浮现在她的脑海里,

  这令她的思绪更为混乱了。

  这些日子以来,她早已习惯了萨斯的吼叫声及那不堪入耳的怒骂声,现下周遭静悄悄的,她反而不习惯如此“宁静”的生活。

  她感觉好害怕、好恐慌!也感到好孤单、好寂寞,她并非害怕萨斯会判她死

  刑,而是害怕假若有天她能够死里逃生,回到了现代,那么她该如何面对往后的日子?要如何才能摆脱得掉思念萨斯时的孤寂滋味?

  才几天不见,思念他的心就如此强烈,强烈到令她难以负荷,更何况是跨世纪的永别呢……

  苏倩的眼眶很快被泪水淹没了,忆起萨斯那充满爱怜的拥抱与亲吻,她便矛盾得近乎死去。

  他虽是个冷血无情的男人,却对她百般呵护与怜惜,她不懂,真的不懂……

  难道她在他心中占了一席之位了吗?就像她这般爱他的深爱着她吗?

  可恶!她都快要被处决了,还想这些有什么用呢!?

  只是……死在这里,她真的很不甘心,坐这种冤枉狱一点都不值得。

  她一定要活下去,无论如何,她都要活下去。

  倏地--

  咻咻咻!漆黑的地牢中,一道剑影划过,迅速割破了几名埃及兵的咽喉,鲜红的血液溅了一室,有的甚至喷洒在苏倩的脚板上。

  “来人啊--啊!”其中有一名埃及兵反应敏捷地发出求救信号,却在下一秒钟,被人割破了咽喉。

  “天啊!”苏倩差点被吓傻,惊叫连连。

  “安静,别叫!”即使男人刻意压低了嗓子,她仍然感觉这声音十分的耳熟。

  “是谁!?”苏倩惊恐地跃起身子,想看清楚他的模样,却发觉他面罩黑纱,一身的黑色劲装,浑身上下只露出两颗眼珠,装束有点儿像日本忍者。

  “我是来救妳的。”男人由埃及兵身上找到了一把钥匙,手脚俐落地开了牢门。

  虽然看不到男人的模样,但他漂亮而修长的黑眸充满了原始的野性,眼神锐利得好象一把刀,是那么的似曾相识……

  “救我?你是谁?为什么要救我?”苏倩心中的疑惑逐渐扩大。

  难道是萨斯派人来救她的吗?

  萨斯相信她是冤枉的吗?

  因为无法洗刷她的罪名,这才派人来救她的吗?

  “别问那么多、快跟我走!”

  男人伸出铁臂,一把将苏倩拦腰抱起,整个将她甩在肩膀上,接着不由分说,便扛着她,冲出了地牢。

  然而,才奔出地牢,便不幸地被心怀不轨的努比亚公主撞个正着。

  “不好了--来人呀!犯人逃走了!来人呀卜”努比亚公主带了几名侍从和奴婢,本打算前来凌虐苏倩,想不到竟被她发现有人想救走苏倩。

  这怎么得了!?她呼天抢地地叫救兵。

  果然,埃及兵闻风而至,见蒙面男子打算截走犯人,慌乱地全街上前去

猜你喜欢

该死的——究竟是谁准许她溜出来淋雨的?

该死的——究竟是谁准许她溜出来淋雨的?她若受了风寒,怎么办才好?就算有意考验他的定力,也不必做出这种傻事!“我只想知道爷为何如此怨恨我?”怜心感到一股蚀心的痛苦。“怎么?你以为

2020-03-03

哲别云残面色冷峻地嗤之以鼻,他仅明白眼前的她是个小荡妇、小浪女!

哲别云残面色冷峻地嗤之以鼻,他仅明白眼前的她是个小荡妇、小浪女!他不会再受骗了!对这种女人仁慈等于是对自己残忍!“别当我是三岁孩童。你这个只会惺惺作态,伪装出一脸清纯可人的小淫

2020-03-03

生死关头上,她应该想办法逃出这个地牢

生死关头上,她应该想办法逃出这个地牢,担忧自己的未来生死才对,还去想对萨斯的情意干什么?然而,不管她做了多大的努力,对他的爱却丝毫未减,对他的思念也愈加强烈。萨斯的英姿仍然不时

2020-03-03

炽热的视线重新落到苏倩的身上,那眸光霸道得宛如一波波电流,深深地望进她瞳孔里。

炽热的视线重新落到苏倩的身上,那眸光霸道得宛如一波波电流,深深地望进她瞳孔里。即使微弱的光线辉映出的是她那张沾染污垢的小花脸,但仍然掩盖不住她的天生丽质,她的美让潺潺不息的尼罗

2020-03-03

该死!该死、该死、该死……仰首,他发出沉痛的抗议声…

该死!该死、该死、该死……仰首,他发出沉痛的抗议声……两个月后“奇怪,这味道虽然已经变淡了,但,为什么还这么刺激?好像可以让我想起什么,却又老是想不起……”蜜儿自言自语着,闭着

2020-03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