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别云残面色冷峻地嗤之以鼻,他仅明白眼前的她是个小荡妇、小浪女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5
  • 来源:2019夜线视频在观看

  哲别云残面色冷峻地嗤之以鼻,他仅明白眼前的她是个小荡妇、小浪女!

  他不会再受骗了!

  对这种女人仁慈等于是对自己残忍!

  “别当我是三岁孩童。你这个只会惺惺作态,伪装出一脸清纯可人的小淫妇,你休想再左右、甚至于掌控我的思绪!”

  凶残的目光让怜心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……

  那双犹如猛虎般猛锐的神情,令她的泪水顿时潸然而落,花容憔悴而无措,她感觉自己整个人像被撕裂了,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曾对她呵宠备至的男子竟变得如此暴戾。

  “爷——”

  “哼!”哲别云残冷哼了一声。

  两年前,他便发誓永不会实践他曾对她许下过的承诺,虽说心里面还是会背叛自己的意念,老是为她心碎神伤,甚至兴起一阵要命的怜惜……

  然而,每当一忆起她的狠心绝情,他便恨不得撕下她虚伪的假面具。

  “爷,是真的啊,怜心没有骗爷,那船儿确实是由京城出发,起初是顺遂地一路往东北方向航行……”怜心崩溃的低泣着。

  为什么?她究竟犯下了什么错?为何爷会如此恨她?对他的情爱她从不曾变过,一直搁在心头深处酿造着,甚至一天比一天浓烈呵!

  不管他听不听,怜心径自细声柔调的述说道:

  “我……自从小蜗牛在破庙里被人暗算之后,我便再也不曾见过爷了,我找爷找得好辛苦啊!我一直希望能和爷结缡,两人成为一对恩爱的夫妻,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快乐日子,谁料竟事与愿违……

  有天,后娘安排我上船,因为后娘说她清楚爷的下落,不过得搭船出航;而为了探寻爷的下落,我决定搭上船去找爷。只因为怜心非常的重视爷,我爱爷,所以为了找爷,怜心不惜上了船,谁料这一航行,竟过了近两年的时间。”

  她凝视着他面无表情的冷颜,继续说道:

  “这一段期间里,我一直都待在船上,过着度日如年般的沉闷生活。每天一睁开眼睛,所看到的全是茫然然的汪洋大海。直至发生在几天前的暴风雨……狂风暴雨袭翻了一整船的人,众人全落了海,我也是……而待我醒来时,就在你怀里了。”

  “为何我所知道的并不是如你所说的那般呢?为何我亲眼所看的也并非如此呢?韦怜心,你最好给我一个很好的解释!”哲别云残加重了语气,双手紧握成拳,指关节正喀喀作响。

  “我真的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!爷要我做何解释?”昏迷了数日,怜心的精神看来仍有些虚弱。

  “你不可饶恕的淫荡行为是我亲眼所见,而你非但无法对我解释出你自个儿的行为,甚至连半点悔意都没有,以为能够天衣无缝的对我撒下漫天而荒唐的谎言!该死的你,叫我如何吞咽下这口闷气!?”哲别云残挟着足以夺人魂魄的目光,冷锐的狠瞪着她。

  哲别云残怒不可遏地刻意忽略她现在的身子依旧虚弱,结实的大手霍地往她胸脯覆去,隔着衣衫,手掌密合的搓弄着。

猜你喜欢

该死的——究竟是谁准许她溜出来淋雨的?

该死的——究竟是谁准许她溜出来淋雨的?她若受了风寒,怎么办才好?就算有意考验他的定力,也不必做出这种傻事!“我只想知道爷为何如此怨恨我?”怜心感到一股蚀心的痛苦。“怎么?你以为

2020-03-03

哲别云残面色冷峻地嗤之以鼻,他仅明白眼前的她是个小荡妇、小浪女!

哲别云残面色冷峻地嗤之以鼻,他仅明白眼前的她是个小荡妇、小浪女!他不会再受骗了!对这种女人仁慈等于是对自己残忍!“别当我是三岁孩童。你这个只会惺惺作态,伪装出一脸清纯可人的小淫

2020-03-03

生死关头上,她应该想办法逃出这个地牢

生死关头上,她应该想办法逃出这个地牢,担忧自己的未来生死才对,还去想对萨斯的情意干什么?然而,不管她做了多大的努力,对他的爱却丝毫未减,对他的思念也愈加强烈。萨斯的英姿仍然不时

2020-03-03

炽热的视线重新落到苏倩的身上,那眸光霸道得宛如一波波电流,深深地望进她瞳孔里。

炽热的视线重新落到苏倩的身上,那眸光霸道得宛如一波波电流,深深地望进她瞳孔里。即使微弱的光线辉映出的是她那张沾染污垢的小花脸,但仍然掩盖不住她的天生丽质,她的美让潺潺不息的尼罗

2020-03-03

该死!该死、该死、该死……仰首,他发出沉痛的抗议声…

该死!该死、该死、该死……仰首,他发出沉痛的抗议声……两个月后“奇怪,这味道虽然已经变淡了,但,为什么还这么刺激?好像可以让我想起什么,却又老是想不起……”蜜儿自言自语着,闭着

2020-03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