该死的——究竟是谁准许她溜出来淋雨的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6
  • 来源:2019夜线视频在观看

  该死的——究竟是谁准许她溜出来淋雨的?

  她若受了风寒,怎么办才好?

  就算有意考验他的定力,也不必做出这种傻事!

  “我只想知道爷为何如此怨恨我?”怜心感到一股蚀心的痛苦。

  “怎么?你以为你当年那淫荡的行为不会被人识破?”他的嗓音低沉粗嘎,充满狂怒的压抑。

  怜心不由得一阵慌乱,不知作何反应,半响,晶莹剔透的泪珠沿着脸颊滑落。

  “爷,我可以承受你霸道的蹂躏,但是我承受不起你对我言语上的羞辱……”

  “羞辱事小,你对我污辱事大!难不成你想狡辩当初你和小蜗牛在破庙里的缠绵全是假的?小蜗牛是不存在的?还是你想对我继续撒下谎言,你是被小蜗牛欺凌的是吗?”掐起了她的下巴,天知道他多想把她撕成碎片。

  “噢,小蜗牛……”怜心恍然大悟,也险些儿崩溃,不禁惊诧的低呼出声。

  她懊恨不已的想一刀杀了自己,因为她总算明白爷的恨打哪儿来……

  没想到,自个儿对小蜗牛一时心软的后果,竟造成哲别云残这么多日子来的误解。

  “爷,小蜗牛是我青梅竹马的好朋友,那天他……噢,爷,那天是一场误会,我可以解释——”

  “胡扯!”他忿忿不平的打断她的话,“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谎言吗?呵,青梅竹马是不是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如此拥吻?是不是就可以你侬我侬?你懂不懂男女有别,你压根儿不懂得拿捏分寸,你压根儿不懂,你若懂,就不会背叛我!你若懂,我也就不会如此恨你了!”

  哲别云残咬牙切齿的撂下话,然后使劲的甩开她的下巴,高傲的举步甩头就走。

  身旁的手下撑着纸伞,忙不迭地亦步亦趋的尾随在哲别云残的左右服侍着。

  “爷——冤枉啊!”怜心追了上去,抓住他的手肘,伤心的跺着脚,“我不在乎他人对我的看法,但您……无论如何,爷都要相信我,我是真的好爱、好爱爷,爷,相信我,我没必要欺骗您啊!我和小蜗牛真是清白的!”

  哲别云残凝视着她溢满泪水的双眸,强迫自己忽略掉泛在胸口那份揪心的痛楚。

  他刻意伪装着内心的情绪!

  刻意表现出他的残忍!

  蓄意漠视着她所带给他的震撼与冲击!

  是以,他毫不留情的一把推开怜心。

  “爱?”哲别云残额上青筋暴突,冷寒着脸反问着她:“谁准许你轻易将爱字挂在嘴边的,你一个姑娘家知不知羞?”

  怜心碎心茫然了。

  “自从遇见了爷,我便难以摆脱情欲一关,爷怎能用话剌我的心、伤我的情……爷,您看——”怜心抹去交纵在脸上的泪水,忙不迭地从怀里掏出了他送给她的定情之物,“我到现在还把爷给我的玉佩收藏的好好的,我总是随身携带着,这已成了解我相思之苦的代替品了,难道爷忘了我们曾给彼此的承诺了吗?”

  “原来你还记得承诺?不过我早已忘怀,你送给我的那支小花簪早在两年前就被我截成两半,抛向无边的天际去了!”

  哲别云残夺过她手中的玉佩,“既然我抛掉了一切,你也得随我抛掉这一切,忘了吧!我既然把它给忘得一干二净了,便表示今生今世我哲别云残都不会娶你韦怜心进门了,既然如此,与其留着这块玉佩,倒不如抛进大海、抛空一切、抛开所有不愉快之事。”

  他冷冷的、残忍的扬起玉佩。

猜你喜欢

该死的——究竟是谁准许她溜出来淋雨的?

该死的——究竟是谁准许她溜出来淋雨的?她若受了风寒,怎么办才好?就算有意考验他的定力,也不必做出这种傻事!“我只想知道爷为何如此怨恨我?”怜心感到一股蚀心的痛苦。“怎么?你以为

2020-03-03

哲别云残面色冷峻地嗤之以鼻,他仅明白眼前的她是个小荡妇、小浪女!

哲别云残面色冷峻地嗤之以鼻,他仅明白眼前的她是个小荡妇、小浪女!他不会再受骗了!对这种女人仁慈等于是对自己残忍!“别当我是三岁孩童。你这个只会惺惺作态,伪装出一脸清纯可人的小淫

2020-03-03

生死关头上,她应该想办法逃出这个地牢

生死关头上,她应该想办法逃出这个地牢,担忧自己的未来生死才对,还去想对萨斯的情意干什么?然而,不管她做了多大的努力,对他的爱却丝毫未减,对他的思念也愈加强烈。萨斯的英姿仍然不时

2020-03-03

炽热的视线重新落到苏倩的身上,那眸光霸道得宛如一波波电流,深深地望进她瞳孔里。

炽热的视线重新落到苏倩的身上,那眸光霸道得宛如一波波电流,深深地望进她瞳孔里。即使微弱的光线辉映出的是她那张沾染污垢的小花脸,但仍然掩盖不住她的天生丽质,她的美让潺潺不息的尼罗

2020-03-03

该死!该死、该死、该死……仰首,他发出沉痛的抗议声…

该死!该死、该死、该死……仰首,他发出沉痛的抗议声……两个月后“奇怪,这味道虽然已经变淡了,但,为什么还这么刺激?好像可以让我想起什么,却又老是想不起……”蜜儿自言自语着,闭着

2020-03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