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姐先别急着哭啊!看在你唤我娘一声母亲的份上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9
  • 来源:2019夜线视频在观看

  长姐先别急着哭啊!看在你唤我娘一声母亲的份上,我也好歹不让你那么失望。”羡吟眼底闪过一丝冷笑,“这木兰花开的白玉簪子的确是我娘的,但是这簪子可一直都不在我的手里!难道你们不知道?我身为嫡女却住在破院之中,身无一物,更别说这么珍贵的白玉簪子了!昨夜父亲也是去过二夫人房里的,见到羡吟的时候,可见过羡吟佩戴这簪子?”

  郁遐年皱起眉头,虽然这些年她母亲孟姜的遗物他并没有关注过在哪里。但是过目不忘是他的本事。

  “的确!”郁遐年目光阴森的看向二夫人,“昨晚羡吟身上根本没有这簪子!”

  二夫人浑身一抖,委屈的道,“将军,您还怀疑是妾身陷害她吗?”

  “是不是陷害一会儿不就知道了吗?”郁羡吟一语道破,“我要查看账房的记录!”

  二夫人倒吸一口凉气,“现在说采薇的事情,你查账做什么?”

  “这就不用二夫人您操心了!”郁羡吟胸有成竹的执着道。

  她心中对二夫人和采薇的把戏再清楚不过。前一世,只要采薇帮助二夫人做了什么,二夫人便会让她去账房支银子。采薇的家里穷,经常有兄长前来要钱,正是因为这一点采薇在丫鬟之中爱钱是出了名的。

  昨夜采薇帮助二夫人挨了打,难道不会去账房取银子吗?

猜你喜欢

如果你坚持一下,我可以考虑这两天把你送回去!”康少南停住脚步

如果你坚持一下,我可以考虑这两天把你送回去!”康少南停住脚步,转回身看着她。如果不是穿了这身军装,他早就把她抱起来走了。“你说话算数?”俞晓的眼睛一闪,看着康少南反问。“绝对说

2020-04-11

房子里顿时一片安静,俞晓擦了擦眼泪下了床

房子里顿时一片安静,俞晓擦了擦眼泪下了床。虽然跟刚才的老男人闹的不快,但是他终于同意不逼自己了,这对她来说是个不小的进步。只要他肯放弃自己,那她跟罗毅就有希望了。俞晓一个人吃了

2020-04-11

红袖脚下一滑,栽进游廊外的池塘之中

红袖脚下一滑,栽进游廊外的池塘之中,而手中紧紧攥着郁令仪的衣袖,也连带着让她跌了进去。两人如落汤鸡一般在水中挣扎,两人的丫鬟连忙大喊,“来人啊!小姐落水啦!快来人啊!救命——”

2020-04-11

长姐先别急着哭啊!看在你唤我娘一声母亲的份上

长姐先别急着哭啊!看在你唤我娘一声母亲的份上,我也好歹不让你那么失望。”羡吟眼底闪过一丝冷笑,“这木兰花开的白玉簪子的确是我娘的,但是这簪子可一直都不在我的手里!难道你们不知道

2020-04-11

到如今才明白,我失去的

到如今才明白,我失去的,不仅仅是一段残破的婚姻,还有那些曾经占据我全部青春的美好梦想,再也无法从来的岁月。陆驹出来的很快,几乎是我一个愣神的工夫,他就出来了。“你怎么.....

2020-04-11